<small id="04rhe"><dl id="04rhe"></dl></small>
    <video id="04rhe"></video>

      1. <b id="04rhe"><small id="04rhe"></small></b>
          <source id="04rhe"><input id="04rhe"></input></source>
      2. <small id="04rhe"><dl id="04rhe"><blockquote id="04rhe"></blockquote></dl></small>

          您當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肅網  >  平涼  >  崆峒區

          崆峒區麻川村:一個老師七個娃的“袖珍小學”

           2021/09/10/ 14:31 來源:平涼日報 記者 楊曼藝

          一個老師七個娃的“袖珍小學”

            平涼日報記者 楊曼藝

            一個老師,七個學生,一間教室……這就是崆峒區峽門回族鄉麻川村的“小學”。確切地說,這是麻川教學點。

            “你們知道植物還有哪些傳播種子的方法嗎?”9月8日,記者來到麻川教學點,在復式教學班里,教師郭少東在給其中三名學生教語文課。大學本科畢業后郭少東2015年6月回鄉參加“三支一扶”公開招考后成了一名鄉村老師,如今他是這個教學點的校長兼老師。

            像郭少東這樣,大學畢業到山區教學的老師全市還有很多;像麻川教學點這樣的“袖珍小學”,在全市偏遠山區還有很多……

            學校雖小五臟俱全,郭少東成了“教學全能”。

            今年30歲的郭少東是數學專業出身,卻要教語文、數學、音樂、體育和美術、繪本等7門課程,出任“全能教師”實屬教學需要。

            郭少東介紹,麻川村是峽門回族鄉偏遠山村之一,作為村小的麻川教學點,以前是一所九年制學校,學生最多的時候達到過200多人。“2010年開始,由于村民進城,遷往鄉鎮、城區定居,以及適齡學生被外出打工的父母帶往工作地就讀,生源不斷減少,規模逐漸縮小,最后演變成為現在的教學點。”郭少東介紹說,這里雖然只是教學點,但是所有課程進度都要與鄉上其他小學同步。“語文、數學還好,怎么都不會給孩子教錯,但像音樂、美術這類課程,我自己都是在上課前,在網上找一些其他老師的教學視頻,學會后再給孩子們教。”

            郭少東進入麻川教學點任教至今已有4個年頭了。據他回憶,剛來到麻川教學點時,一排舊校舍因為放寒假剛結束,教室和宿舍鋪的磚都發霉了。“教室潮氣非常重,每天來學校第一件事就是生火,當時剛到學校時心情很沮喪,落差有點大,但沮喪歸沮喪,工作不得有絲毫馬虎。”他說,剛到教學點時,在學校住過一段時間,但每天下午一個人在校園空落落的,村上基本都是老人,也找不到人說話,雖然學校有網,但是夜深人靜的時候還是寂寞。之后他便開始了走教,每天騎著電動車早上到校,下午回家。剛到學校時,郭少東經常家訪,他苦笑道:“這是被迫家訪,有時候學生等不來,課沒法上,就得去家里找學生,去了一看學生家里就自己一個,在看家,家人去地里干活沒回來。”這樣的教育環境讓他多次懷疑自己:難道上過大學的人,就要在這種地方教書嗎?然而有一件事對他印象特別深:“有一個單親女學生和奶奶生活,學生晚上生病了,她奶奶沒錢看病,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我趕緊聯系村醫過去給看病。”這么小小的一件事讓郭少東重新認識了工作得意義。他說,教學點的工作不僅是為了讓無法走出大山的孩子接受到教育,更是讓這些孩子感受到關懷與愛。“我也是峽門鄉人,對家鄉的土地有感情,對家鄉的孩子有責任。”

            為孩子能就近上學,麻川教學點一直保留。

            由于地處深山,每到雨雪天,崎嶇的山路就更加難走。郭少東告訴記者:“村里的孩子們家庭條件有限,他們的父母大多在城里或更遠的地方打工,有的只能兩三天回一次家,孩子們基本都是跟著爺爺奶奶生活。關梁小學距離麻川教學點六公里左右,提供免費住宿,但一、二年級的孩子們自理能力和其他方面都無法滿足住校條件,如果一、二年級合并到關梁小學,對這些家庭來說,接送孩子非常困難,這也是教學點不合并的原因。”

            “我們學,F在有七名學生,其中二年級三名,一年級一名;其余三名是學前幼兒,目前在校七名學生的年齡跨度為幼兒園、學前班到小學二年級。為了方便教學管理,采用復式教學。”在這間教室里,郭少東守著這方孩子們的未來。

            今年7歲的舍佳奇家住三公里外的王灣社,是麻川教學點所有學生中離家最遠的。每天上學前,郭少東都會騎著電動車在他家門口接他上學,趕上雨雪天氣電動車無法行駛,他倆要步行一個多小時才能回到家。

            雖然教學點身處偏僻的大山里,但教室里的多媒體設備并不落后,如電腦、電子白板、空調等,這些來之不易的設備都是教育部門給孩子們爭取來的。

            記者在采訪中注意到,教學點的教室用白色和充滿活力的橘黃色涂料粉刷一新。郭少東告訴記者說:“雖然學生少,但也要把最好的精神面貌展現給孩子們,為孩子們提供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

            由于附近村子到教學點的距離并不近,有的家遠的學生都是帶著午飯來上學。飯菜涼了,郭少東就用自己準備的電熱鍋幫孩子們燒熱水、熱飯菜。中午午休的時候,學生們則在老師為他們鋪的小床上休息。

            今年讀幼兒園的姐妹赫妍、赫婧平時都帶著爺爺奶奶準備的午餐在學校里吃飯,當記者問她們中午吃了什么時,郭少東告訴記者:“饅頭和菜。”郭少東說,由于教學點一、二年級學生少,所以以家庭托餐的形式讓家長給學生做餐,教師負責每日學生用餐的登記工作,以確保學生吃上豐富的營養早餐。同時,每學期會統一按月以每天4元錢的標準將錢打到家長的“一折通”上。在這里,郭少東既要當老師,又要做“爸爸”,這樣的身份讓他對孩子們增添了更多期望和牽掛。

            從老一輩山村教育前輩手中接過接力棒的郭少東,是青年鄉村教師堅守在偏遠山區的一個縮影。目前,全市共有鄉村教師共有18415人,30年教齡以上的老師共有2217人,他們一輩子堅守在偏遠的教學點,把一群又一群山里的孩子送出了大山! 〗陙,市教育局以“國培計劃”和省級培訓為重點,以市縣區培訓和校本培訓為補充,切實加強教師校長培訓工作。共組織實施市級以上教師培訓共計174889人次,其中鄉村教師參訓人數持續在90%以上。同時不斷優化教師隊伍結構,以“農村中小學補短板、學前教育補數量,按崗按需招聘”為原則,不斷完善鄉村中小學教師補充機制。認真組織開展緊缺人才引進、公開招聘、“特崗計劃”“三支一扶”等方式補充鄉村教師,進一步增強鄉村教師整體活力。

            采訪最后,郭少東告訴記者:“現在,走在村上,仍有不少村民詢問,‘學校再過幾年還有沒有了?’‘我家小孫子到了上學的時候還能不能在這里上?’遇到這些疑問時,我都會肯定地答復:只要有一個學生,教學點都會一直辦下去。”

          版權聲明

          為加強原創內容保護,日前,甘肅日報、甘肅日報報業集團各子報、甘肅新媒體集團各平臺已將其所有的版權統一授予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進行保護、維權及給第三方的授權許可。即日起,上述媒體采訪、拍攝、編輯、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圖片、攝影、視頻、音頻等原創作品,文創產品、文藝作品,以及H5、海報、AR、VR、手繪、沙畫、圖解等新媒體產品,任何機構、媒體及自媒體未經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許可,不得轉載、修改、摘編或以其他方式復制并傳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關內容,請致電0931-8159799。

          甘肅媒體版權保護中心

          相關新聞